丝瓜阅读手机app下载

丝瓜阅读手机app下载

安格尔想的很清楚。

选择白珊瑚浮岛学院,不见得如设想般自由;选择桑德斯,也不见得没有自由。况且白珊瑚浮岛学院没有“低保”,桑德斯则是已经亲口答应他,5年后若是没有成就,可以为导师再续命5年。

所以,最后安格尔选择了桑德斯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不过安格尔不知道的是,不是白珊瑚浮岛学院不给他“低保”,而是赫洛琳被桑德斯压制的动弹不得,更何况许诺什么好处了。

与此同时,赫洛琳身上的威压,也在安格尔做出抉择后,尽皆消弭。

赫洛琳长舒口气,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她全身早已被汗浸透。

安格尔加入了野蛮洞窟的事,已成定局。她只能在心里叹息,面上却不敢对桑德斯有丝毫不满,只能在摩罗的耳边冷哼了一声,最后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,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“哦嚯嚯嚯,没想到能在我的餐厅里,见证这么温馨的一幕。”格蕾娅迈着大吨位的身体,来到桑德斯面前,特意将‘温馨’两字念得咬牙切齿。

破了她餐厅的规矩,还粉碎了大半魔能阵纹。要不是对面的人是桑德斯,她早就跳脚赶人了。

突然,格蕾娅将怒意一收,侧过脸,小眼一眯,脑袋凑到桑德斯耳边,低声询问:“这小子的天赋到底是什么?你竟然不惜毁我魔阵,都要进来抢人?”

格蕾娅的脸上八卦之意明显,看似只是两人的耳边私语,但她并未用术法阻隔声音,在场诸人都清晰的听到了她的问话。

可以说,从桑德斯闯进大厅,只为收徒开始,对安格尔天赋的疑惑,众人好奇心已经升到最高点了。所以格蕾娅的问话,恰好搔到了众人的痒痒处,大家虽然面上各做各的故作淡定,但耳朵全都竖的高高的,生怕错过桑德斯的回答。

清纯美少女 丰满短裙

就连安格尔本人也对这个答案十分好奇,桑德斯收他为徒,到底图的是什么?

可惜,让他们失望的是,桑德斯只是挑了挑眉,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格蕾娅恨恨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都把我的餐厅搞的翻天覆地了,连解答我小小的疑惑,都不行吗?”

桑德斯好整以暇的拿起放在餐桌上的手杖,招呼芙萝拉走人。

“喂喂喂,那你至少回答我一个问题吧,那小子的天赋是不是和‘那里’有关?”

那里?那里是哪里?说清楚啊喂!众人面面相觑。

桑德斯给了格蕾娅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,然后不置一词的带着芙萝拉离开了大厅,当然,他没有忘记把安格尔也给捎带上。

“你把安格尔也带走,是不准备要他的金卡定制食物的了?”

桑德斯稍微停下步伐,回头看了眼不在状况内的安格尔:“等会送到我那边去,对了,你要吃什么?”

安格尔被叫到,才回过神:“我不知道什么好,嗯,导……导师有什么建议吗?”

安格尔第一次叫除了乔恩外的人为“导师”,脸涨得通红。

对新收的学生如此上道,桑德斯表示很满意。

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随便选,都可以。”顿了顿,桑德斯又补充了句:“不过,格蕾娅的活体食物,在整个巫师界都独树一帜。”

“活体食物?”安格尔光是听到这个名词,都觉得一阵抵触。

芙萝拉为他解释道:“活体食物,就是格蕾娅用其独创巫术,制造出来的不存于世间的生物。这些生物都各有作用,譬如断片蜉蝣就是一种活体的食物。”

安格尔思索片刻,又看了看大厅里全都翘首期待他回答的众巫师。

赫洛琳毫无表情,因为安格尔被半路截胡一事,她有些难以释怀,胃口自然也提不上来。萨博却是陷入思索,时不时的还看一眼安格尔,似乎还在想着安格尔天赋的事。

杰拉尔则是表情阴沉,却不敢向先前那般,高傲的命令安格尔作选择。

安格尔看看杰拉尔,又看了看桑德斯,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明悟。

这个便宜导师,似乎看起来还不赖。

“格蕾娅大人,我选择好了,就断片蜉蝣吧。”

安格尔说完后,在场的所有人都生生的舒了口气,尤其是杰拉尔,他阴沉的表情也舒缓了许多。断片蜉蝣对他有大用,他已经寻找了数年都没有找到,错过这一次机会,他不知道还要等多久。

所以,当安格尔做出这个决定时,杰拉尔对安格尔的观感立刻从“有点敌意”,变成“些许感激”。

如果安格尔还是个没有背景的凡人,杰拉尔自然不会有这种转变。但有了桑德斯做靠山,即使是杰拉尔也不会再对他小觑。

顿了片刻,安格尔有些局促的道:“大人,能给导师和芙萝拉也加一份断片蜉蝣吗?”

芙萝拉一愣,脸上笑意立刻崩开:“你果然很不错,难怪连导师都看重你!嘻嘻嘻,以后在野蛮洞窟,我罩着你,包你横着走!”

对断片蜉蝣这种珍惜材料,桑德斯虽然不需求,但免费的东西,谁不喜欢。

格蕾娅耸耸肩:“好吧,你是金卡贵宾,你说了算。”

先前,迫于现实压力,格蕾娅选择了桑德斯;现在,桑德斯和安格尔已经成为师徒,格蕾娅自然倾向于金卡持有者。

……

从金卡宴客厅离开后,一行人只剩他们3个,安格尔局促到感觉就连空气都是稀薄的。

芙萝拉心情不错的浮在空中,哼着不知名的调子。

安格尔亦步亦趋的跟在桑德斯背后,心底对未知的未来,有着不安,也有着期待。

“杰拉尔是一位炼金术士,他的性格极端,心眼很小,但手上的技术却是很强。其名号为‘秘银变革者’,如果你以后要学习炼金相关的知识,是绕不开他的名字的,其改良秘银的贡献,是百年前炼金界的一大要闻。和他保持良好的关系,对你有好处。”

桑德斯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静寂。

安格尔听完后,重重的点头。心中暗忖,刚才桑德斯将选择权交给他,果然是如此。如果他没有选择断片蜉蝣,必然会因此恶了杰拉尔。

安格尔虽然拜了桑德斯为师,但其身份与地位还是差杰拉尔不知多少里,以巫师冷酷自私的性格,就算打杀了他,也不会怎样。

如今这种保持基本交情的状态,反而是最好的情况。

三人来到桑德斯先前所在的铜卡宴客室,这里暂时无人,格蕾娅还在金卡宴客厅里为众人准备断片蜉蝣。

桑德斯闭上眼假寐,嘴角微微上扬,心情看上去非常不错。

芙萝拉则是趁此机会,和安格尔聊起芭比餐厅的种种传说来。

比起汤鼬给他介绍芭比餐厅时的浮夸与含糊,芙萝拉的讲述则更符合大众的直观印象。

半晌后,安格尔对于这家传闻中漂泊不定的神秘餐厅,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。

“奇葩的服务员,其实都不算什么。你要是去过童话镇,你会发现那里的奇葩更多。比起那些铁皮人、稻草人,还有无心的公主,至少格蕾娅的思维,还算正常。”芙萝拉最后总结了一句。